第三百二十三章、义助井研(二十六)
书名:纵横宋末 作者:宋魂 本章字数:347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6 23:57:20

“云家这次彻底占稳脚跟。”侯万平苦笑摇摇头。

“井研人必须合作,不得内斗了。”罗安䘵也点点头,“井研人形势不容乐观。”

侯万平点点头,恨恨说道:“现在云家有了雨家及赵官人的支持,绝对对井研人不利。”

“这些倒是其次,井研官场要大变。”唐祖才沉思一会儿,得出一个结论。

罗安䘵揉了揉额头,感觉有些头痛:“事情发生了,我等应如何应对?”

唐祖才沉思一会儿,说道:“云无涯绝对不会让云家吃亏,必须找到另外一个人来制约他。”

“是应该这样,可以找哪个好呢?”罗安䘵陷入沉思之中。

“云无涯倒是下来了,可是现在这个盐司的判官还是空缺,”侯万平突然想到云无涯原来这个职位,“可能朝廷对这个职位不好安置?”

罗安䘵也点点头,一边皱眉,一边说道:“云无涯显然无法回去,这个倒是机会,不知朝廷安置哪位呢?”

“这个职位非常关键,还好这个不是云家在上面占领。”唐祖才若有所思说道。

“确实也是,这个位置绝对不能落入云家其它人手里,”侯万平眼睛一亮,“最好是对井研熟悉之人。”

罗安䘵眉毛突然舒展开来,带着惊喜声音说道:“井研唐知县与判官都是七品,而且对井研非常熟悉,处事一向中允。他如果是判官就好了。”

“目前看来,唐知县任判官,是对井研最好的选择。”侯万平也点点头。

罗安䘵提醒说道,“现在朝廷举棋不定,正是我等推荐唐知县的最好机会。”

“事情就这样定了,我等明的一起举荐唐知县为判官,暗地动用人缘推荐,”唐祖才断然对着两人说道,“还要游说唐知县本人。”

“那个位置是一个烫手活路,唐知县也未必愿意。”罗安䘵眉毛不知不觉又皱了起来,知道他的人这是他担心的表情。

“这个可由不得他了。”唐祖才说道,“不过最好还是说动他,毕竟这个容易出政绩。”

罗安䘵摇摇头:“现在这个盐司判官已经被称为官场麦城,谁来谁倒霉。不然为何朝廷为何还没有安排人下来?”

“唐知县现在已经有了政绩,引进盐坊与保安团的作坊,本县税赋大增,这个政绩确实不小。”侯万平也点点头。

“确实也有道理,”唐祖才企图打感情牌,“不过唐知县毕竟是本家,他应该照顾井研。”

“这个恐怕难以如愿。”罗安䘵与侯万平互相看了看,一起摇摇头。
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这样吧,老朽举贤不避亲,我那孙女婿陈瑜是乃是进士,又在永川干了快十年,正好回来为井研办事。”唐祖才最终说出他的目的。

罗安䘵点点头,说道:“唐耆老此言有理,老夫也举贤不避亲,老夫侄儿罗长红也是进士,在永川也干了快十年,正好回来为井研人办事。”

“老夫的侄儿侯子文,也是进士。”侯万平哪里示弱,急忙把自己侄儿推出。

“老朽记得侯子文刚刚中进士不久,现在还是九品,恐怕不适合吧。”唐祖才岂能让侯万平如愿,多了一个就少了一个机会。

罗安䘵安慰侯万平说道,“还是下次吧,此次确实不太适合。”

“老夫觉得应该报上去,朝廷如何选择,那是朝廷的事情。”侯万平坚决不后退。

虽然朝廷没有人愿意任盐司判官,可是井研人看得清清楚楚。

虽然这个职位有风险,但是有了赵平保安团在这里治理,绝对没有问题。

云无涯出事原因,乃是因为他自身原因。

其一,他把整个宗族的人塞进,照顾的是自己那个宗族,吃相太难看了。

其二,他自己不懂治理,安排的人也不会治理。

其三,宗族的人几乎都是农夫,不但不懂技术,而且特别爱占小便宜。试毒小鸡、小兔及毒盐都偷回去,不出事才是怪事。

其四,关键是他贪心太大,把保安团驱逐走了,全部换成他云家之人。

保安团在这里干得上好的,什么事情都没有,换上他宗族的人偏偏就出事。

三人心里都有一把秤,把这些算得清清楚楚的,纷纷推荐自己亲人也不足为奇。

井研着急,朝廷也着急。

理宗多次催促,要谢方叔拿出盐司判官人选,都被谢方叔左右言他。

这次理宗生气了,盯着他问道:“谢丞相,盐司判官人选考虑好了?”

那个位置可是官场麦城,谁去谁倒霉。

谢方叔本来就没有如意人选,在理宗的逼问之下,突然灵机一动,奏道:“启禀官家,微臣已经有了人选,乃是梁山秋。”

“梁山秋,依据呢?”理宗对于此人不太熟悉,不禁问道。

谢方叔不愧为丞相,既然有了人选,自然想出其道理。

他侃侃而谈说道:“梁山秋治理灵泉县有方,不但人口由原来五千人增加到两万人,而且税赋也增加两倍,乃是盐司的不二人选。”

“灵泉知县人选呢?”理宗未置可否,而是问道。

“微臣推荐徐兴跃,他在巴县县丞已经四年,政绩不凡,处事稳重。”他不着痕色看了徐清叟一眼。

他们这一派,早已垂涎这个县已久,此次正好趁此机会拿下。

他们上次本来想把金堂县拿下,没有料到理宗直接指定县丞刘昂。

众所周知,刘昂一直是赵平的对头,他们也找不出反对理由。

赵平税赋已经占整个四川一半左右,这已经让朝廷上下产生了严重的危机之感。

赵平不但是成都府的主簿,也是盐司副使,还是保安团及护川军的实际掌权者。

四川最富裕的金堂县掌握在哪个手里,不是别人,竟然是赵平舅舅李月秋。

李月秋再能干,也不能在金堂县呆得长久。

李月秋越能干,在金堂县呆得越久,朝廷反而对他越不放心。

这个金堂县是你赵平开的,还是赵平舅舅开的?

后面李月秋在盐司成立调到转运使实属正常,不但是理宗意思,也是朝廷的意思。

赵平与舅舅自然知道这一点,自然只有离开。

李月秋虽然离开了如鱼得水的金堂县,来到转运司也不是相像中那么艰难。

转运司主管税赋,兼管官员。

只要赵平一直在四川,四川的税幅就只有蒸蒸日上的,李月秋同样可以坐享其成。

除了少数人,其它人也不知道徐兴跃乃是伊徐清叟的堂侄儿。

理宗自然也不知道,其实知道无所谓。

一个知县这个七品芝麻官,奖赏副丞相侄儿也无所谓。

除了知县,还有一个县丞人选,此时徐清叟从文臣出来就要举荐。

他想礼尚往来,推荐谢方叔的族人或者亲友作为县丞。

吴潜使了一个眼神,吏部尚书史大平越众而出。

他向理宗一礼,说道:“启禀官家,微臣推荐程亮为灵泉县县丞。程亮在金堂县任主簿,又是上次秀才考试第一名。”

吏部本来就是管百官的,史大平推荐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看到史大平已经推荐了,徐清叟只好退下。

他等待理宗反应,如果理宗不同意,他依然还有机会推荐。

理宗沉思一会儿,最终同意。

理宗虽然不知徐兴跃是徐清叟的堂侄,但是谢方叔大力推荐,必然是他一系人马。

县丞本来就是制约知县的,史大平出来推荐,自然落他下怀。

吴潜与赵平没有多大来往,他最多能够站在中立位置,不落井下石已经足够了。

当然推荐程亮不是吴潜本意,仅仅是牟子才的意思。

赵平照顾井研,牟子才也照顾他这个小老乡。

四川打仗除了余玠,就只剩下赵平了。

嘉定被胡人团团围困,井研也让人胆战心惊。

牟子才是井研之人,父老乡亲在井研。

赵平击败嘉定胡人,解救成都、潼川,相当于间接解救井研。

牟子才是一个才子,赵平也是才子。

与居庙堂之高的牟子才不同,赵平是处江湖寥寥无多的大宋最偏僻的四川。

两个可以互相支援,互相照应。

四川是牟子才的老家,四川处于水深火热战争状态,牟子才心里自然不好受。

牟子才欣赏赵平的才,不但是文才,更加重要的是他治理之才,行军打战之才。

赵平在四川打得越厉害,整个四川就越来越安宁,他牟子才才越来越放心。

牟子才多次对吴潜他们说道:“诸位,有了赵平这个小老乡,老夫才能安心在官家身边办事。”

吴潜、董槐、马正骑、史大平个个都是官场老手,哪里不明白牟子才话里意思。

“赵平确实厉害,文武双全,又会制器,乃是大宋不可多得人才。”吴潜几人纷纷称赞赵平。

程亮虽然是一个小省试的第一名,按照说轮不到朝廷大佬的关注。

其实他也是公开考试出来,从理论上不是赵平一系人马。

从实际上他也是赵平一系人马,只是朝廷不知道而已。

命运就是这么奇怪,也许某个大人物不经意的一句话,就改变你的命运。

而程亮就是这么一个幸运儿。

半月之后,盐司的制盐官员终于到位。

这次官员任命,竟然几乎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